絶望の庭

2018.03.26 Mon

大概是哪來的反動,想與人交流,想講話,但不想發出聲音,我可能需要一面鏡子,或也不真的需要一面可以觸摸的,我總在對著自己說話,不用發出聲音。這樣到底是想不想和人交流。他人,我以外的人。但我有不只一個我,除了我們以外,還應該出現其他聲音。
「我們」。我說「我們」,平常都說「他」。其他的我都是「他」,那應該是「他們」才對。他們也是我,他們集合起來就是我。那「我」的定義又是什麼。
所以我到底想要什麼,是想要更多「他」,還是想要真正的「他人」。
大概想要變聰明吧。(真孤僻)
雖然聰明也不是萬能解藥,但就是想變聰明,變更有內在,想變更好。

2018.03.24 Sat

以前總是想做一個溫柔的人,後來發現,在很多時候,「溫柔」並無法解決問題,只是讓自己徒增痛苦而已。
但是現在,大概,我還是想做一個溫柔的人吧。
做一個柔軟的、剛柔並濟的、溫柔的人。

2018.03.20 Tue

突然想通了什麼。
我覺得文字最有趣的地方,便是讀作品時,在腦袋浮現出來的景象是用我的血肉築的,自然覺得我看到的就是最真最好,因為它存於我,定然是最正確的。然而在寫故事的時候,便是要將存於我的景象轉移到讀者腦中,讓他們用自己的血肉去築出我看到的事物。
雖然做作者時很在意「是否有正確傳達」這一點,不過在做讀者時,我少去想作者他心中做出的景和我做出的是否一致(會分析故事結構跟敘事手法跟角色定位等等),因為我已經認定了自己看到的那個就是最正確的了。這就是身份間的死角,還有閱讀的趣味吧。
在這樣換位思考後,就覺得,「正確無誤的傳達」也不是那樣重要了。因為無論作者怎麼想,讀者認定的會是「他看到的東西」,而非「我覺得是的東西」,這就是所謂的藍色窗簾。但我覺得藍色窗簾是很棒的窗廉,是讀者這一身分所發揮的想像力,想像力是個很棒的東西。

大概就像是,我腦中的那座霍格華茲其他人都是看不見的,而我看到的那座霍格華茲,那些漂亮的壁畫,那些迴廊,或是那些有點古舊的階梯,都只有我自己看得到。然後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造的霍格華茲──的這一件事讓我覺得很美妙。
我也不會去想,JK羅琳真正想寫的霍格華茲跟我心中的霍格華茲差在哪裡?建材格局裝飾擺設有什麼不同嗎?讀者的我其實不會去想這些的,因為我是住在我的那座霍格華茲裡,吃著南瓜餡餅,在交誼廳玩巫師琪,禁忌森林的一草一木都是我植出來的,說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有淒厲的狼嚎聲,能看見人馬望著星空。
雖然也可能我這麼想是因為我don't fucking care別人怎麼想,只在乎自己啦(哈哈哈)但至少我是這樣解讀的。每每在消弭位於兩種身分間的認知差異就覺得很特別,也希望我想的這些事,能讓我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得更好。
寫小說和讀小說都好有趣喔,真好。

不過每次收到讀者的藍色窗簾回應超開心的就是了XD(也不一定全是藍色窗簾)我想作者大概就是提供一個環境跟一些素材,而將素材組裝起來,或是從環境中得到什麼感受到什麼,都是讀者自己的事了。如果能夠享受這個環境給你帶來的樂趣,就是作者的榮幸了。

2018.03.19 Mon

把很多事混合著一起想,覺得不能怪那些無法接受的人,也不能怪那些不提出警訊(或者說事先通報)的人,也不能怪那些小心行事的人。哪方都不該怪,發生爭議的時候卻總是習用先去找到一方對的,另一方便必然該是錯的。——這些也無可厚非。
不禁覺得做人真難真麻煩。雖我平時也是那小心行事的,奉行這樣便可駛得萬年船(之類的),盡量不讓人抓住自己把柄,不過這個日記本身就像是「把柄一樣的存在」了,我倒也不真不敢讓人看。真不敢讓人看的就不會出現在網路上了。這日記比較像隱藏關卡吧,有心就會找到的,所幸身邊的諸位並不對我抱懷如此多的興趣。
所以我今天也安然的寫著,托福托福。

另一件事,在寫二創的時候,我總是喜歡(熱愛)去合理化一些原作裡模糊不清或者不是那麼合理的事情。久了以後,我發現,自己缺乏的其實是「非合理性」吧,而這東西或許和「合理性」一樣,都是在創作中必備的事物。這麼一想,就覺得能努力的弧度變得更大了。
但還是每天許願想要明天起床以後就變得很會寫小說。(不勞而獲

2018.03.18 Sun

請你原諒我,原諒我是如此充滿缺陷,如此不完全;
原諒我無法面面俱到,無法熱衷於交流;
那些大起大落,希望最終都能到達平衡。

2018.03.09 Fri

大概我最近就是受夠了去定義還有選邊站一類的行為,前天把lofter的文章開頭的作品和配對欄位拿掉了,我就是不想表態,不想說,什麼都不想也不要,不想有「這個就只能這樣做」的決定,好侷限,好刻板,好煩喔。為什麼只能站一個立場,為什麼啊。我才不管別人是怎麼樣的,反正我不想也不要。

2018.03.09 Fri

一直呈現一個想說什麼又不想說什麼的狀況,想做也不想做,說了一些話後感到疲憊,以前我不喜歡自己的本名,也不喜歡自己的聲音,因為太女性化了。正是因為名字是一種代表「我」的符號,所以我希望它能不要那麼偏頗。但我是想要一把成熟的低音嗎?其實也不是的。我想要的是中性。不是男性化的女性或女性化的男性,就只是中性,哪一邊也不是。
很多時候我就是什麼都不想要。我什麼都不想要。

2018.03.07 Wed


只剩下砲山可以救我了。

2018.03.07 Wed

雖然寫小說時總愛跟自己過不去,但跟自己過不去的時候,就覺得:啊,還能寫小說真好。無名的難過與憂愁都在裡頭了,無謂的傷感與悲哀也在裡頭,我做什麼都膩,就是喜歡寫小說。
失去了很多很多以後還有小說,還有文字,我很焦慮的時候,它能讓我平靜一些。大概是魔法。大概是救贖和安慰。是獨處的空間,是思考的餘地,是真正的我。

2018.03.07 Wed

https://www.ptt.cc/bbs/marriage/M.1497190756.A.6DB.html
是我⋯⋯是我⋯⋯
看了一下自己情緒相對穩定的時候對於內向性格的描述,只能說內向者要活在社會裡好累人,好吧也沒什麼,要活還是得活,就是好累而已嘛。
Line的已讀功能真心讓我很焦慮耶,不是擔心被已讀或不讀不回,而是我壓根不想知道對方什麼時候看到我的訊息,也壓根不想被人知道我什麼時候收到訊息,我就是什麼都不想知道也不想被知道,這種對話框就是把我和某人關到小房間裡面,必須看著彼此的雙眼對話一樣。雖然跟熟人聊沒障礙但除此之外都會有壓力,和人進行有意義的交流(我難以明確定義它的範圍)使我快樂,但所以的事情我都喜歡適度,適量,分寸,規矩。我會看著對方的眼睛,我很認真,我很真誠,但我很內向,我也很容易緊張,我希望一切都能慢慢的規律地來,不讓任何人有壓力,讓溝通過程一直都是舒服而妥貼的。
做人好難啊,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