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2017.09.05 Tue

我媽最近要到外縣市上班,為期一個月,昨天第一天,他一回來就和我抱怨:我早上六點起床,七點出門,到了打卡已經八點半了,六點準時下班,回到家也快要八點了。
因為通勤時間很長,所以他心情很浮躁。
今天我想到一件事了,我就說:不過我之前大學就是這樣通勤四年的耶。
他馬上生氣的說:我跟你不一樣,你是讀書,我在工作。
我問哪裡不一樣,他又說:而且你坐捷運很舒服,我坐客運很不舒服,今天回來還暈車。

我無言以對,就走回房間。
心想:千萬不能成為不會體察他人,只覺得自己最辛苦、最可憐,說著「你那樣哪算什麼,我才怎樣怎樣」的人。

2017.09.03 Sun

今天去剪頭髮,設計師問:有沒有人常常說你不像台灣人?
我:沒有耶,那你覺得我像哪裡人?
他:香港或澳門吧。
我:咦,為什麼啊。
他:因為聽一陣子就習慣了,不過剛開始你講話的時候有一種咬文嚼字的感覺,很像香港人或澳門人要努力把普通話講好的樣子。

一開始她說咬文嚼字,我還以為是言詞上的使用,但想了想剛才的對話裡我完全沒有講到什麼難的字詞,後來才想通他應該指的是「說話的方式」。
大概因為面對不熟識的人,我很謹慎的在挑選使用的每一個詞吧。
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之類的,好的,我要負責去寫稿。

2017.09.02 Sat

但此時片刻有點搞不懂我到底是膽小還是怕生....大概都是吧,對於很多人來說應該是沒那麼困難的事,在我這裡就需要很多心理建設.....膽小又怕生!
要主動去認識新的人好需要勇氣喔,反省了一下,到底為什麼會「怕」。
在這種情況下,大概是要把「我自己的事」,變成「兩個人的事」,很不擅長把個人推到複數的相處模式,因為就會擔心自己造成別人的困擾、辜負了對方的期待云云,如果都能一手包辦的事,我就不怎麼怕,但我又總是麻煩別人。
當然我也知道,這樣的事,很可能「對方也會很開心」,但我總是拿捏不準要用哪個心態當作前提,總之就是盡力把每件事做好吧。
雖然很自我但又是寂しがり屋XD(中文要翻很怕寂寞嗎,也沒那麼「很」或「怕」,大概要翻成「容易寂寞」)雖然會感到寂寞也不見得要人陪,因為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學習跟自己相處以後才是學習跟別人相處,反省自己才去看別人,老實說,其實就是個人主義啦。

2017.09.01 Fri

未命名

整數令人神清氣爽
是否應該來加6個人讓我的好友數也到整數(說笑的

2017.09.01 Fri

我喜歡獨立網站、郵件交流、匿名(好的方面)、沒有標註時效的、沒有對話的,喜歡狡兔三窟。總而言之,「距離感」令我覺得很舒服。不用緊盯著自己或對方是否看到了訊息,不用急著去給人回覆,沒有誠惶誠恐,如果你願意看,便留下,別出聲,別讓我們察覺彼此。走時也請靜靜的,像座秩序良好的圖書館,闔攏椅背,將要借的書帶走,不借的書物歸原位——若想不起來,便放到圖書架吧,我知道它們該被放到哪裡。

2017.08.31 Thu

戰爭實在令人很難定義,除了他是不好的以外。
要去探究戰爭的本質(像是掠奪、報復、利益等等),然後思考那些「留下來的東西」──戰爭英雄、雕像、殺戮與遺族、民族精神、法西斯主義、納粹,還有很多很多。
很難,如果出發點是好的,但他導致了壞的結果,那他還是完整的好嗎?有什麼是完整的好的事物嗎?
看了看希特勒,看了看東條英機,他們曾經是英雄。
這真的很複雜也很可悲。
讓我再想想。

2017.08.29 Tue

最近調整心態,在自己可以容忍的範圍內做著改變,大概,能夠變得更勇敢一點就好了。像這樣許著願,再友善一點、再開放一點——再勇敢一點。

2017.08.16 Wed

坐到一班超級難得有開往我要去的地方的公車,住這麼久第一次搭到,應該說住這麼久,等公車第一次跟他利益一致。
前座的阿伯在跟司機聊蛇:在家裡出現的蛇、遇過的蛇、有毒的蛇、台灣哪裡的蛇、爬山看到的蛇、眼鏡蛇、死掉的蛇、又大又粗的蛇。
蛇!
總之就是蛇!
聽到好多蛇的名字喔。還有講到日據時代引進的蛇,好有趣,坐到蛇蛇マニア的車嗎XDD

2017.08.15 Tue

看著別人,有時候感到很沮喪。
我缺失的東西太多了。

2017.08.10 Thu

狀況糟到沒有辦法聽有歌詞的音樂,只好放著巴赫。
心臟很痛,什麼都不好,真可怕。
每次都想著反正我可以自己調適儘管過程很辛苦,剛剛第一次在想:我這個狀況是不是該去看醫生,雖然我都自己撐得過來(大概吧)。又想,但我會不會不是這樣就寫不了小說。
寫小說跟心理健康叫我選一個,我應該是選寫小說吧。
希望什麼都睡一覺就好了,或是,生理的痛好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