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2016.12.15 Thu

老生常談。
某個因緣際會中,朋友談到了我欣賞的人,說怕我見到對方「會心臟病發」(玩笑話)
但笑了笑,心想,我實在不會想去認識對方。
與其說是偶像一類,不如說,怎麼說,我很喜歡這種距離,大概是對方在明我在暗的感覺?(笑)
我擅長保護自己,滴水不漏,距離令人舒適,不喜歡被注視,所有人都對我感到模糊,很安靜,很穩定。

我對人是有信心的,但好希望,能再多點興趣。
連對於欣賞的對象都沒有接近的慾望,那還有什麼能驅動呢。

啊~其實沒特別想寫下來,但最近記性實在太差。
去寫小說。先睡覺。

2016.11.28 Mon

花錢買快樂。
當花費金錢或進行興趣娛樂時,只想得到快樂。這樣很自私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它們並非「莫可奈何」的「非如此不可」,而是出自有餘裕的選擇。那我當然要做快樂的選擇。

2016.11.22 Tue

我在做的,是用漂亮的東西包裝其實不的事物,反之亦然。

2016.11.19 Sat

人生最受用的名言佳句們: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孔子,《論語.述而》)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孔子,《論語.裡仁》)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孔子,《論語.衛靈公第十五》)
*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老子,《道德經.第二》)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陶潛,《飲酒》之五)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伏爾泰)
*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雷諾瓦)

2016.11.17 Thu

夜晚總會令人變得有些悲觀,夜再深了點,卻轉而樂觀起來。先不論這天枰兩端般的情緒反差,隔日早起了,見陽光透過鐵桿照進房裡,好像今天什麼事都能做到。那些實在也不難,像是對人多點信心與耐心,或是萌生興趣一類。日漸西移,又感到灰心喪志,檢討自己的漠然,莫可奈何。
唉,以前真不是這樣的性情,時間對我做了什麼。也非遠離塵囂是非,只是大隱隱於市,又杜絕各式紛爭,便因與我無關。啊。事到如今就在每日早晨告訴自己再釋出更多的善意吧,直至午後敗下陣來。我想,我是想當個好人的。
最近幾年實在榮辱不驚,像堵牆。又伸手不打笑臉人,哈哈。(笑)順道分享近年的處世態度:要是能做到讓別人沒法說你閒話,我就會這麼做。簡單來說就是給自己餘地吧。還有就是太懶了,實在懶得與人吵架爭得臉紅脖子粗。壞處是容易生悶氣吧。但我的優點也是:當我心情不好時,請全世界都別理會我。
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還有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吧,時刻努力端正自己的作為,不貳過,要是有所冒犯也希望各位公開佈誠,啊~雖然反過來被冒犯我可能不會說,哈哈哈,見不賢而內自省(獨善其身大王)
看著看著覺得連長相都益發端正起來了,希望不全然是心理作用。好吧,我到底想做個好人。明天醒來,仍然相信世上存在的善與美。(但我篤信老子的相對觀,認為兩元相對乃比較而成,便也相生相息。)
正所謂道德經有云:「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下次再有人問我中文系出來能幹嘛,我只能說它陶冶了我的心智,塑造了我的人文及處世態度,然後背老子給他聽。再把人文換算成金錢利益而嫌不值,那可是你的事了,與我無關。難道我有內涵有教養也得告訴你了?????這也要你能聽懂⋯⋯。(翻譯:沒涵養怪我囉)
我不是不功利,只是沒那麼功利。功利主義也無非不好,只是我不善競爭也不喜掠奪,啊,好吧,就淘汰我吧。我會在角落靜靜地開花。
希望自己過了多少年都能是個懂得謙讓虛心受教的人。但這自命清高的性子是要改了⋯⋯好,努力。起床又是一條好漢,離開黑夜,我又可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就像東尼史塔克。(嗯?)
久未晚睡也很久沒劈裡啪啦在公開平台自言自語地說真心話(嗯?)大概被雷劈到,晚ㄤ

2016.10.20 Thu

今天去二輪電影院看了哥吉拉!
第一次去二輪電影院,覺得好新鮮XD

庵野流真的是除了吃他這套的人以外都會覺得超悶吧XDDDDDDD
而且庵野字體好煩庵野BGM好煩初號機什麼時候才會出現!(不會出現)
一開始的腹部爬行哥吉拉好可愛喔。整隻哥吉拉都讓我想到小孩誤闖動物棲地結果被射殺的大猩猩。唉唷人類。雖然的確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但還是會想說唉唷人類。還有硬灌不肯吃藥的小朋友吃藥XDDDDDD

對於怪獸片/跟軍方有關一直在開會議的片/會有很多軍隊跟戰鬥工具的電影都沒有特別涉獵,沒有比較的範本,不能去評價好看還不好看。哥吉拉真的好多地方都讓我在內心大喊「初號機還不來嗎──」(不會來!)

哥吉拉的體液好可愛。一波一波灑下來!

2016.10.20 Thu

其實很明白,當說出「拜託你放過我吧,都已經三年了還不夠嗎」時,站在對面的狛枝臉上維持一如往常的笑容,不具任何多餘的意義,他說:「是你不肯放過自己,與我無關。」
我們都很明白。
奉行著幾乎與當事人都要無關的旁觀主義,成為一個沒有五官的人。自願為之,不需要別人理解。
真的不需要理解者嗎?
一切都無法強求得來。
所以不做任何努力?
有誰會懂呢,罷了吧。
你有試著去讓別人理解你嗎?
我有啊。狛枝說。你呢?

2016.10.16 Sun

戴了幾小時新眼鏡的感想:我好像不需要這麼清楚的世界。
因為有改變度數,一開始戴會頭暈也是無可避免,然而我感到不是這個問題。
我好像真的,不需要看到這麼清楚的世界。

2016.10.08 Sat

另一種難熬地睡不著,和自我調解好難,承認每一面都是自己,但彼此差距實在太大了。好想變成灰色。可以再更曖昧、更模糊、更隱晦。可以像融化般地分不清彼此,調和。早就正視自己「對他人不感興趣」的這件事了,今天突然覺得很嚴重,不感興趣的程度已經很嚴重了。不希望把焦點過度長期集中,但我無法移開視線,這是一種侷限,狹窄擁擠,貧乏可憐。我不是一條流向大海的川,只有安靜沈在湖底的石頭海草。哈哈,任性又不負責任地說,拜託快出現新的讓我感興趣的人吧。

2016.10.07 Fri




最近也開始手帳生活了,希望字能寫得更好看一些。
好喜歡90年代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