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

2018.03.19 Mon

把很多事混合著一起想,覺得不能怪那些無法接受的人,也不能怪那些不提出警訊(或者說事先通報)的人,也不能怪那些小心行事的人。哪方都不該怪,發生爭議的時候卻總是習用先去找到一方對的,另一方便必然該是錯的。——這些也無可厚非。
不禁覺得做人真難真麻煩。雖我平時也是那小心行事的,奉行這樣便可駛得萬年船(之類的),盡量不讓人抓住自己把柄,不過這個日記本身就像是「把柄一樣的存在」了,我倒也不真不敢讓人看。真不敢讓人看的就不會出現在網路上了。這日記比較像隱藏關卡吧,有心就會找到的,所幸身邊的諸位並不對我抱懷如此多的興趣。
所以我今天也安然的寫著,托福托福。

另一件事,在寫二創的時候,我總是喜歡(熱愛)去合理化一些原作裡模糊不清或者不是那麼合理的事情。久了以後,我發現,自己缺乏的其實是「非合理性」吧,而這東西或許和「合理性」一樣,都是在創作中必備的事物。這麼一想,就覺得能努力的弧度變得更大了。
但還是每天許願想要明天起床以後就變得很會寫小說。(不勞而獲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