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

2018.03.07 Wed

雖然寫小說時總愛跟自己過不去,但跟自己過不去的時候,就覺得:啊,還能寫小說真好。無名的難過與憂愁都在裡頭了,無謂的傷感與悲哀也在裡頭,我做什麼都膩,就是喜歡寫小說。
失去了很多很多以後還有小說,還有文字,我很焦慮的時候,它能讓我平靜一些。大概是魔法。大概是救贖和安慰。是獨處的空間,是思考的餘地,是真正的我。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