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

2018.01.23 Tue

我總是在想著維持那條界線,卻幾乎沒去想過,要是維持不住那條界線該怎麼辦。
沒有想過「在那之後」的事。
失焦的世界裡光影變成長廊,我走在裡面,什麼也沒瞧。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