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

2018.01.21 Sun

窗外的景色在流逝,路燈一下打亮了面孔,很快地晃了過去,反反覆覆的,也不知道這條公路要延續到哪裡去。開始感到難過,除了感到「厭倦」,還有對輕易就厭倦了的自己的恐懼。想要逃離一切的厭倦感很短暫,但總是存在,就像公路上的路燈,而我真的不知道車要開向哪裡。我只想下車。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