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

2016.01.17 Sun

我呢,我所擁有的這份慚愧感,就像自己身為既得利益者,而無法放棄這份利益(或許他是與生俱來,只給了我,或我們這一代)然而我又不曾對被褫奪利益者真正做過什麼。像是那老兵,他的手握過槍,匍匐在沙泥地上過,槍砲聲在他耳邊狂嘯過,然後他來到這片土地,那雙手拾荒,取得教會的膳食,再然後,他站了出來。我什麼也沒做,什麼也不曾做,不曾經歷,而我的生活環境安全無虞(吃飽穿暖有餘裕購買奢侈品,不談國情安危),我為自己的寬裕感到羞愧、慚愧,感到罪惡感。而我彷彿擅自為對方設立了立場,或許他是如此或不是如此,都不該被我臆測。我為對方設立場的同時,就將自己放在高處而將對方置於低處,為此我感到羞惡,感到自己的可恥。老兵僅只一個舉例,而我使用過剩的同情心,是否也同時在看貶對方呢。儘管出發點是良善的,對方或許根本不需要我的⋯⋯可憐、憐憫、施捨⋯⋯我怎麼就是這樣的人,而這樣的我又是擁有惻隱之心與正義感,儘管我無所作為,對社會無害亦無益,我豪不付出,只覺得羞愧。這樣的自己真是可悲。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FC2Blog User

  1.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