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801

2018.01.23 Tue

最近常常在想:沒錯!阿德勒說的都是對的,天生生理缺陷對人格養成造成很大的影響,至少適用於我。
然後又想:差異沒有形成以前,我都顯得正常。不過「在上小學以前我可以正常交朋友」好像也不是什麼值得大聲說出來的事。我說這些話,或總說自己朋友少、沒有朋友,並不是指「現在認識及交好的人都不算朋友」,真的不是。只是我清楚自己的缺陷,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都讓我變得不會與人相處。經年累月學習成為一個沒有溝通障礙的人(大概),社交依舊使我感到壓力與疲憊。常常對於「厭倦感」感到恐懼,在歡笑過後就強烈需要獨處,需要與人切割,需要沈默。
當然也有想與人親近的時候,比例的問題。謝謝與我做朋友的人。我只是需要適當的距離和空間來回復被消耗的能量,來調節步調,這不是任何人的問題。好吧,大概是我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常常想向世界中心大喊拜託放我一個人,但又會寂寞,人真矛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