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711

2017.11.26 Sun

想到以功利性構築的人事物及關係就覺得既可惜又遺憾,寫小說時感到一些善意其實能被稱作無自覺的傲慢,而這種傲慢無所不在,何況是帶有攻擊性及惡意的。或許我太天真了,太「沒有走進社會」了,但我讀老子學到所以的觀念都是比較而成互相而生,美醜善惡高低皆然。沒有誰比較了不起,誰都很特別。昨天看到的海報寫「不一樣不是障礙,歧視才是」其實一切都是如此吧,警惕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