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710

2017.10.27 Fri



我很怕蟑螂,怕到我覺得不行,我應該要正視自己的恐懼,探究恐懼的原因。所以就用了各種方式去思考「為什麼我怕蟑螂」。我也用了白馬非馬的概念去想,如果蟑螂不叫蟑螂,他叫其他名字(假設:金龜子,但還擁有同樣的外型);或者是今天會潛伏在家中的「蟑螂」長得是其他的樣子(假設:金龜子←金龜子一直中槍),那我可以接受嗎?
想了想覺得不管是他的名字還是外型都讓我難以接受,不過我對螞蟻就完全無動於衷,我房間超級多螞蟻的,多到有一次我放了一杯白開水,想說反正不是甜食沒關係吧,隔天還是隔兩天去看,水面上浮了超級多投水自殺的螞蟻,大概二三十幾隻一定有吧……但我就是不會特別怕,所以我想跟大小也有關係。
以前住的地方在夏天會有白蟻,而且是幾百隻幾百隻的來,會一席尚存的從室內或門縫爬進來,平時待在有草的地方時就成群的在你頭上飛。仔細一看白蟻長得也不討喜,但我就沒有像是怕蟑螂一樣的怕白蟻。(明明也是會飛,也會侵入室內,我在想,可能是白蟻的動作不夠迅猛)
我想了想為什麼自己怕蟑螂、也怕殺蟑螂、也怕清理蟑螂屍體。(殺跟清選一個,我會選殺,徵求幫我清屍體的人)(H子都不工作)
第一個是因為他不討喜的外型、他的速度、他「可能出現在任何地方,且是三維而非平面」。有一種原罪式的恐懼(浮誇),講到蟑螂就不寒而慄,但我不喜歡自己擁有這樣「無來由的恐懼」,所以每次在家碰到蟑螂都會開始思考人生。
另外我很害怕的一點是因為在家出現的蟑螂他入侵了我的私人領域,很容易在我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況下突然出現。和我去看過電影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不怕鬼片也很容易被嚇到,這種沒有預警的就出現的東西我超不行XDDDD所以要是人在外面,又遠遠的見到蟑螂,我不會那麼怕他,只要跟他維持一公尺的距離我都可以,但一公尺內就是我的私人領域了!
關於殺蟑螂的恐懼大概是我覺得這個個體的大小已經超越了我能掌控他生死的範圍了。也就是說,麻木不仁的我對於過小的個體的死亡不會那麼放在心上(螞蟻或蚊子),非得要超過一個大小,我才會假仁假義的感到殺生的重量,明明做的事情都一樣。我覺得生物都是一樣的,大概只是自己中了物種的樂透變成人(但這樂透是真正好嗎,不知道),也會讓我想到:「阿?你就是來自文明世界,去超市買別的國家生產的肉,不用看到他們被殺的樣子,然後沾沾自喜地覺得你們比我們還善良的人嗎?」
這件事我之前一直都有意識到(關於菜市場的回憶),不過先來聊個蟑螂(還要聊)
前年吧,我躺在床上,發現天花板上有一隻喇牙。我發現自己也不怕喇牙,不過共處一個空間還是有點難熬,儘管我可以忍受,只要他不要爬到我所在的這一片牆就好了。然後我就想:有喇牙→蟑螂達到一定數量,他來吃飯了→謝謝喇牙幫我消蟑→所以我家蟑螂多到可以召喚喇牙了嗎???
於是就陷入恐慌 ←
畢竟只要這個環境的蟑螂變少,喇牙吃飽就會走了,並不會特別留戀我家,所以看到喇牙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覺得很痛苦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