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709

2017.09.16 Sat

「我什麼也不貪圖,」斯金波先生說話的時候,還是那樣快活。「我並不把身外之物看在眼裡。這間漂亮房子是我朋友賈迪斯的。我很感激他讓我住在這裡。我可以拿它畫個畫,讓它變個樣子。我可以為它做個曲子。只要我在這裡待著,我就可以完全佔用它,既不費錢,也沒有什麼麻煩和責任。總而言之,我的管家就叫賈迪斯,他可騙不了我。我們剛才提到傑利比太太。她是個心明眼亮的女人,在事業方面有著堅強的意志和驚人的才能,她為了實現自己的志向而滿懷熱情地工作。我在事業方面就缺乏堅強的意志和驚人的才能,我也沒為什麼志向而滿懷熱情地工作,這我倒不覺得有什麼遺憾。我可以佩服她,但是一點也不羨慕她。我可以贊同她的志向。我可以嚮往她的志向。我可以躺在草地上──在風和日暖的時候──想像自己駕著一葉輕舟沿著非洲的一條河流飄蕩;遇見土人便和他們擁抱;領略那種萬籟俱寂的情趣;畫畫那些藤蔓叢生的熱帶植物;我可以領略得很深刻,可以畫得很準確,好像我真在那裡似的。我不知道這樣做有甚麼用處,可是我所能做的只是這個,而且能夠做得很徹底。這樣看來,即使哈洛德‧斯金波這個對任何人都相信的孩子,懇求世人,也就是那些慣於做實際事務的人們,務必讓他活下去,讓他讚美這個人類的大家庭;那麼,你們就看在老天爺的份上,當個大好人,想些辦法讓他這樣過下去,讓他去騎他的小木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