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61215

2016.12.15 Thu

老生常談。
某個因緣際會中,朋友談到了我欣賞的人,說怕我見到對方「會心臟病發」(玩笑話)
但笑了笑,心想,我實在不會想去認識對方。
與其說是偶像一類,不如說,怎麼說,我很喜歡這種距離,大概是對方在明我在暗的感覺?(笑)
我擅長保護自己,滴水不漏,距離令人舒適,不喜歡被注視,所有人都對我感到模糊,很安靜,很穩定。

我對人是有信心的,但好希望,能再多點興趣。
連對於欣賞的對象都沒有接近的慾望,那還有什麼能驅動呢。

啊~其實沒特別想寫下來,但最近記性實在太差。
去寫小說。先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