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610

2016.10.20 Thu

其實很明白,當說出「拜託你放過我吧,都已經三年了還不夠嗎」時,站在對面的狛枝臉上維持一如往常的笑容,不具任何多餘的意義,他說:「是你不肯放過自己,與我無關。」
我們都很明白。
奉行著幾乎與當事人都要無關的旁觀主義,成為一個沒有五官的人。自願為之,不需要別人理解。
真的不需要理解者嗎?
一切都無法強求得來。
所以不做任何努力?
有誰會懂呢,罷了吧。
你有試著去讓別人理解你嗎?
我有啊。狛枝說。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