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9.12.31 Tue [TOP]計画(2019)

[Read more...]

2019.06.23 Sun

說到閩南語,很妙的一件事。
我的爺爺奶奶都是中國人(我忘記是哪裡人,好像是山東又好像是從上海來的),我爸在台灣出生長大,家裡是不說閩南話的(但他好像會講一點)。
我的外公外婆都是台灣人,外公是受日本教育長大的,台南人,日文很好,應該也會講日文,長得一表人才,我好喜歡他。外婆好像是養女,原本住在桃園大溪。家裡都講閩南話。

(所以我是混血!台灣混中國!!!)

小時候都住在外婆家,大家彼此溝通很常都是說閩南話,不過他們碰到我就會都講國語。
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身體很差,剛出生還差點死掉,花了一堆醫藥費,到國小國中也都身體孱弱,所以大家都覺得好啦好啦,活下來就好,都對我很是通融體諒。
就像是大我幾歲的表姊是左撇子,被外婆硬是改了過來。
到了我就變成,左撇子也沒關係啦。(左撇子是遺傳外公!)

對我講國語也是一種「體諒」。
這種待遇也一直讓我覺得跟身邊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沒有融入他們。
現在想來當時有些孤獨感,知道自己和他們是不同的。

2019.06.23 Sun

今天難得和長輩聊了點政治話題。平時待在立場太過鮮明的環境,反而連討論都失了力氣。
對方說:「要是蔡連任,中國一定會有動作,只是不是戰爭。習也有英派的壓力在,肯定會對台灣做出經濟制裁之類的事情,到時候就慘了。你說不要過度依靠中國就好了?但連美國也依賴中國啊!現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是不依賴中國的,這是必然的趨勢。(略)我發現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都是天然獨,喊著要獨立要獨立,蔡連任就會獨立嗎?不會啊!要是韓當選了,就會統一嗎?我不認為,現在的狀況就是台灣人不想統一,但也不想要戰爭。(略)……年輕的一代沒有像我們這樣的經濟壓力,養家活口,我比較務實,需要有更多的考量。六四那個時候,我真的怕死了,想說:完蛋了完蛋了,我們真的要反攻大陸了,我要當兵了。」
「還有一些人會想,若蔡連任,結果真的引發戰爭,那我的小孩接下來要去當兵了,該怎麼辦?」

雖然當下我不予置評沒說什麼(就是看天看地看牆壁),但後來想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考量,也是理所當然的。
或許我到了像長輩的年齡時,也會變成一個「務實」的人,但我已經過了想要急著證明自己很老成的時期了。我並不急著變得「務實」。大概就是我這個年紀,才可以不用在乎所謂養家的經濟壓力,有夢想有願景,要主權不要飯,不自由毋寧死,這是我這個年紀世代擁有的特權,我還不急,還在享受這些「不切實際」。

2019.05.17 Fri

這次我減少了邏輯性和絕對的合理性(也就是說,過於抽離客觀的視角),不那麼重視整體結構,增加了娛樂性、對話與節奏⋯⋯我稱他們為BL感。二創的BL感。

2019.03.18 Mon

最近又常常想起狐狸和小王子說的那句話:「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費的時間,讓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