絶望の庭

主頁 >

2017.12.31 Sun [TOP]計画(2017)

[ジョジョ247][日狛][高緑]
[ノイ蒼][ジュリジャン]
[今ヶ瀬渉][草間野分]
[エヴァ][銀魂][Fate/Zero][勝つのは氷帝]

[Read more...]

2017.11.19 Sun

http://graygraygray.lofter.com/post/1e7738_1165897b

(姑且地)把很久以前寫的53文集中發了一篇,都是2013年寫的,幾乎都是當年朋友的點文,還有一篇棄稿,以下雜談:
其實現在我看來,並不太傾向去標註「這是哪種版本的53」,不過當時有標,就沿用了。(我口中的「不傾向」=「不喜歡」←白話文)
有趕在EVA年結束前出了真嗣中心本就覺得很滿足了,想對真嗣說的話都寫在裡頭了。同時,在寫真嗣本的時候,感到對於渚薰的看法及感想與當年寫的短篇中情緒一致的,也有將一部分收錄進作品中。

節錄感想:
橙子🍊:「看到第一段的时候非常非常的难过。为了那些不熟悉的人杀掉熟悉的人的时候,会有一种无法理解他人理所当然的感觉。渚薰为什么会觉得真嗣会想要继续活在只有一人的世界里呀。太难过了,非常难过。」

第一篇其實就是我第一次寫EVA。我自己寫的時候也很難過,感到那些「理應如此」或者「為了世界」的道理和真嗣個人太過遙遠、太過虛幻,但他還是必須遵循這些,為了維護自己的棲身之處、為了讓自己有價值、為了不被父親拋棄,他還是要坐上EVA,還是必須要去「打倒敵人」──一個對自己說過「喜歡」的人。這很殘酷,而這就是那些大人們給予他的感情。渚薰給的則不同,除了最後的「背叛感」外,一直都是很舒服的、很特別的、沒有感受過的被人所愛的情感。我個人覺得渚薰沒有想那麼多,他只是履行他的使命(做為使徒),與其說想和真嗣一起活著,他更希望真嗣也能夠履行自己的使命(做為EVA駕駛員,做為人類),甚至,渚薰也希望,真嗣能夠為了自己(上述的原因)來「破壞他」,在這一點我覺得很浪漫,同時也足夠理性與現實,很喜歡......
老實說,如果問我「喜歡53嗎」,我會有點猶豫,因為如果是說「戀愛情感的、包含情慾或是性的」,要用「情侶(Couple)」來看待真嗣和渚薰的組合,那我大概是不喜歡53的吧。
因為我覺得那並不是「BL」。很俗套的說,那不是BL,是愛,我覺得渚薰對真嗣的感情也不是「戀愛」,而是「愛」。包羅萬象的愛,要說是「戀愛」,那太狹隘了。
而真嗣對渚薰,那更「不是戀愛」。是「我愛你」,以及,「我需要你」。內心傷痕累累的真嗣需要有個願意愛他、溫柔對待他的人,這時候渚薰出現了。他給真嗣的情感是直白、坦然(甚至是非人的),並且「非常符合他的需求」。一直覺得兩人的關係非常不平衡,是完全單方面的give & take,不過彼此都心甘情願就好啦。是不是「愛」,是不是「喜歡」,或許是吧,或許不是,因為真嗣他從來沒有體驗過「喜歡人」和「被喜歡」。
這些年沒怎麼寫EVA,是因為我覺得EVA原作很飽和,要用文字來傳達的東西沒什麼,但用圖像(COSPLAY)的話,我好像還是可以來表達、來傳達一些什麼。(況且,EVA,超,難寫der)
另外一件事,就是我覺得渚薰的願望就是希望「真嗣能夠幸福」,所以只要他覺得好,覺得自己的死有意義,我便也覺得好了,在我心中的53從來不是場悲戀。對渚薰來說,其實他是「沒有遺憾的」,遺憾都在真嗣身上XDDDDDD

那篇棄稿一直沒寫完,一直沒有辦法寫完,大概也是因為我一開始是用玩笑性的方式去寫,但寫了寫發現「不對,這根本不是BL」以後,就這樣無疾而終了。雖然也不是不行改變走向讓故事變得「不要那麼BL,轉而聊聊其他重要的事吧」,我又覺得麻煩、太費力,2013年剛好碰上了論破跟日狛,我,我就這樣,隨波逐流了(嗯嗯嗯嗯嗯
對於原作是BL的作品我真的可以仰天長嘯我愛BL!!!!!!!!!!我要看他們愛愛!!!!!!!!!!!!!!!!!!!!!!!!!!不過原作不是BL的作品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讓他們「維持原本的樣子」(然後加上我有意的扭曲解讀)這時就會疑惑自己到底喜不喜歡BLㄚ,喜歡啦,喜歡啦
關於「有價值的死」之前在聊鐵血時有談過,不過講起來好捏他還是算了XD

回頭看了まとめ(原來今天都沒認真看),對於第一個留言,我覺得可以回覆得更完整了。對於渚薰而言,「生」和「死」是平等的、等同尊貴的。所以他並不認為把真嗣一個人留在「生」的世界裡有什麼不妥或遺憾,在他眼裡這兩者真的都是一樣的。想要「在一起」跟「活下來」都是真嗣的人類的願望(欲望)。使徒並無此等訴求,他不會去注意到這件事情。自始至終我在看53的時候都沒有忘記不管「外在形體」再怎麼相像,使徒跟人類都是完全不同的生物。比喻來說,那像是禽鳥與魚類的差異,只是今天,那鳥長得似魚,而魚與鳥相像。53真的讓我感受到一種跨越種族的愛,因此發現這麼多人喜歡這對跨種族CP也默默嚇了一跳。(或許是因為我從太根本的分類上把他們離的很遠,從覺得像外星人與人類的愛)(這麼說也沒錯啦)
而且,而且渚薰他身為一個使徒把外型擬態成人類的這一點不是最恐怖了嗎……
想像一下隔壁鄰居或同班同學其實是來侵略地球的外星人但披著人類外皮心平氣和地跟你相處就覺得超可怕的,大家不在意他不是人類的這件事嗎我超在意的 ……
雖然沒有物種的尊卑貴賤差別的想法但想到從根本上是不同的就覺得毛骨悚然,看TV版還想說ㄟ使徒的血是藍色的嗎(喂)謝謝庵野在新劇場版用強烈的演出告訴我渚薰的血是紅色的喔!
還有一點,舊劇場版,渚薰確實還存在在碇真嗣的心中,這也證實著對渚薰來說,死即為生的道理啊~~~
真的一樣啦只是碰不到實體今後也無法update新資料,不過渚薰早就把他的全部都展現給真嗣看了,一點也不剩了,那有沒有一個肉體存在真的很重要嗎?給你的全給了,那些就是全部。
在你的心中裡有我,這就是「生」。
(以上是我對渚薰的看法啦。)

節錄感想:
橙子🍊「谢谢大大这么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明明我也没有很好的组织语言,只是粗暴的回复了自己的情感。第一次看到他们的世界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剧透或者玩笑,所以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看到结局的时候确实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仿佛陪伴也仿佛见证,好像没有两个人可以一同存活的世界。未来太过残酷了,没有办法体谅真嗣心中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祈求。太多人把眼泪擦干站了起来,选择自己的未来并为了世界付出了生命,所以真嗣也就这样阻止了世界的崩坏,因为有太多的责任和没有说出口的心意,在结局时才会残酷的理所当然吧。
第二次又特别特别思念他们,所以我回到故事最开始的时候,又一同走过漫长的人生,在知道结局的时候即使最普通的日常也会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你知道他们的现在一切安好,也知道他们在未来支离破碎。还是会感动,还是会不安,但是已经不会期待了。这就是渚薰的感受吗?因为知道最终所以一切都没有关系了。我不知道真嗣回想起来他们相处的过往时渚薰会用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一边温柔的对待他一边残酷的让自己死在他手里。
为什么要真嗣做这样的选择呢,甚是他没有选择,每个人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可以为了拯救世界把挚友杀掉,甚至挚友也这么认为,我想到第一次的时候,没有时间让真嗣告诉渚薰他对他的重要,真嗣心里渚薰和世界那个更重要这一点并不是毫无悬念的。强迫孩子上战场本来就是这个世界错了啊。渚薰喜欢真嗣作为人类的一切,所以他心甘情愿被站在人类立场的真嗣杀死,而被留在只有一人的世界的真嗣,会寂寞呀。
大大这篇文章写的真的非常好看,让我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果然还是喜欢他们的。
即使外表相似内在却截然不同,可是给予他们时间的话,渚薰未必不会温柔啊。」

我:當年我看EVA就是沖著石田彰去看的,想說喜歡一個聲優,就把他的有名的幾部代表看一看吧,前三四集還想著渚薰怎麼還沒出現呢,結果EVA實在太好看了,好看得我完全忘記初衷,直到24集渚薰出場才猛然想起:啊!我這是為了你來看的啊!!!
當時在看以前也沒有接觸到任何劇透便見識了渚薰的起始與終焉,然而,我感到他的死是非常美麗的,非常虛幻,用個俗氣老套的形容,就像是「仲夏夜之夢」。在夏日恆常的島嶼上,第三新東京市,燠熱的房間裡彼此牽起的手,一眨眼就消失破滅了。實在太短暫又太璀璨,美麗得不像真嗣應該體驗過的經歷。EVA的世界一直都是殘酷的,至少對於真嗣而言。他接受著這份殘酷,卻也因這份殘酷而痛苦著。他應該要去「習慣」這種苦痛嗎?不管他「應不應該」,他都「必須」去習慣、去忍受、去繼續痛苦著。
24集對我來說是事件的過程,而25、26集至舊劇場版才是事後的發酵,也因此我非常喜歡在後頭真嗣對渚薰的想法。25集「世界終結」當中,一開頭便有這樣的無聲的文字陳述:「少年自己期望死亡。少年達成了他的願望。最後的使徒消失了。可是碇真嗣很苦惱。為什麼殺了他?為什麼殺了他?為什麼殺了他?為什麼殺了他?為什麼殺了他?」而真嗣說:「因為沒有其他辦法了啊!」「因為薰,薰他是使徒啊。」「不是,他是使徒,是我們的敵人。」「所以我殺了他,要是不這樣做的話我們都會死,大家都會被殺死!」「我又不是喜歡才去做的,但是這也沒有辦法啊。」「救救我。」「救救我。」「誰來救救我。」「求求你們,誰來救救我啊!」
回應了24集的「薰說了他喜歡我」,真嗣自始至終都沒有給過渚薰回覆,甚至在24集中,我覺得那並不是一種肯定的感情,真嗣說了「我也喜歡他。比起我,薰更應該活下來。」但在25集中,真嗣說:「結果我還是只能駕駛初號機嗎?甚至要殺掉喜歡的人。」真嗣其實非常單純,我並不會認為兩人是一種同性愛,在他們之間的愛是毋分性別的(甚至是種族)。因為「你喜歡我,對我好,所以我也喜歡你」,真嗣的情感在我眼裡看來是比較像這樣的。
看到您說「可以給予他們時間的話,渚薰未必不會溫柔啊」這句話讓我有些震驚,因為我從來不覺得,渚薰是擁有時間的。我從來沒有去設想過「擁有時間的薰和真嗣」,總是認定他們的相遇就該這樣像一場太過美麗的煙火,既來,轉瞬消散。我覺得「這樣才是渚薰」。(也可以說這才是他的角色定位及魅力所在)
所幸在新劇場版裡庵野多留給了渚薰和真嗣一些時間,他們彈了鋼琴、仰望星空,做了許多事。而渚薰的確也一如既往的對他非常溫柔。就連在新劇場版裡,渚薰的願望都是:「今度こそ君だけは……幸せにしてみせるよ(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得到幸福)。」這句話的日文原文中還有著「只讓你」,或者解釋為「就算只有你也好」的祈願,渚薰對他個人的幸福和生死是置之度外的。
在《破》中渚薰出場的場景中也有許多的空箱子,或許也是在暗示著「這不是第一次」。他們如此循環,或許失敗多次了,渚薰的願望仍是「讓真嗣幸福」。或許渚薰覺得只要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只要活著就會有得到幸福的可能,所以他寧可希望自己死去,而讓真嗣活下來。他相信就算沒有自己,真嗣也可以幸福的。(也是對應在舊劇場版裡唯說的:「只要活下去,只要有想活下去的這份意念,無論去哪都是天國。畢竟我們還活著,能夠獲得幸福的機會,肯定到處都有。」)
說了一堆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真是不好意思!總之就是我很喜歡渚薰的死與死法、也很喜歡兩人的關係,其實我並不怎麼用悲傷的心情去看到,渚薰赴死甘之如飴,雖然他沒有體諒到真嗣的心情XD但這一點也很喜歡!希望真嗣得到幸福……」

2017.11.18 Sat

好想成為什麼小說都寫得出來的人。
還有打字不用看鍵盤的人(也是可以不要看但打字容易打錯)。
大概文章的任何一句話挑出來我都可以告訴你「為什麼我要這樣寫」,像這樣的寫作方式不累才怪。

反過來想或許就是因為我太追求這種「必要性」文章才會看起來很嚴肅很乾很無聊吧,唉。
兩全其美好難,恰到好處也好難。果然我的人生就是在追求調和跟均衡。

我是不是太害怕「沒有必要性的東西不該存在」啊,我是狛枝凪斗嗎。
寫文要怎麼做才能輕鬆的寫,寫作是紓壓,但就是先讓自己維持高壓狀態寫完就很舒壓……
嗯~~~啊~~~好想成為會寫小說的人。
總之先努力。

2018年願景是拿捏分寸。

2017.11.18 Sat

和朋友說:「我好像總是專挑很難二創的原作在寫。」
目前出過的本子裡最好寫的就是板車了,其他的像是彈丸論破、EVA、JOJO都屬於很難創作的類型。
另一方面又想,大概也是因為他們很有挑戰性。
正是因為很難──我才想寫。

2017.11.13 Mon 170930

從以前開始,有時候我想到了新的靈感,會先幫他們分類,看這些靈感用怎樣的陳述管道會最適合,像是:這個適合用文字表達,這個適合用圖像表達,圖像可能又分為繪畫(插畫、漫畫)或COSPLAY的真實人像呈現。
很多時候我會覺得,啊,我想到的這些東西,其實是比較適合漫畫表達的。這種時候就會覺得很可惜,並不是說用文字就不能表達,而是那是一種初見很快就能震懾人的表現方式,用在我的文字中是做不到的,或者說,要做到是很難的。
但最近我勉勵自己,會這樣想:雖然很難,我還是應該試著做做看。雖然比起其他的創作管道,沒有辦法一口氣就做到那樣的震撼力,但我還是要努力去做。